李东璧在首都

陈嘉谟(1486年-1570年),字廷采,号月朋子,今安徽祁门县二都(西乡石墅)人,有文献记载称其曾任明朝御医。

内容摘要:今年是明代杰出医药学家李时珍诞辰500周年。据《李时珍传》载:明正德十三年五月廿六(公元1518年
7月
3日),李时珍生于湖北蕲州东门外瓦硝坝(今湖北省蕲春县蕲州镇),祖父是“铃医”,父亲也是当地名医。当他得知李时珍要编纂一部医药专著后,更是热情相助,不但帮他查找各种珍贵稀少药材,还破例让李时珍抄录鹤年堂的药藏名录、施药典例和留传下来的古方、偏方、秘方。曹永利还将鹤年堂所珍藏的医书、药典借给李时珍,李时珍如获至宝,挑灯夜读,并抄录部分经典章节。据说李时珍在京期间,还到西山一带采集过草药标本,如苍术、桔梗、白芷、茵陈、草参、茜草、连翘、黄芩、金银花等,并结识了当地的名医,相互切磋医术。虽然李时珍在太医院任职只有短短一年,但获益颇丰。

《本草纲目》叙药时,正名为“纲”,分项叙事为“目”。

陈嘉谟年少时天性聪颖,攻读儒学,且博学多才,在诗、词、赋和书法等方面均有建树,后因体弱多病,遂钻研医药学知识,并终以医药造谐深厚且颇有建树而著称于世。

关键词:李时珍;医药学;曹永利;鹤年堂;药材;药典;抄录;研究;任职;皇帝

李时珍说:“诸品首以释名,正名也。次以集解,解其出产、形状、采取也。次以辨疑、正误,辨其可疑,正其谬误也。次以修治,谨炮炙也。次以气味,明性也。次以主治,录功也。次以发明,疏义也。次以附方,著用也。或欲去方,是有体无用矣。”

陈嘉谟由儒入医,尤其喜好金元四大家的医学著作及其学术思想,受李杲和朱丹溪思想的影响最大。其毕生精研医学,以医鸣世,虽几度乔迁,总为从游者甚众。其善于通过临证实践,悉心进行经验总结,他认为《大观本草》“意重寡要”,明代著名医家王纶的《本草集要》“词简不赅”,而明代嘉靖年间四大名医之一、新安祁门人汪机的《本草会编》对本草的记述虽力求详细,但“杂采诸家而迄无的取之论,均未足以语完书也”。因此,他对前人之本草著述进行整理,结合自己心得和经验加以补充,于明代嘉靖三十八年(1559年)开始撰写,历经了七年时间并且五易其稿,于嘉靖四十四年(1565年)在其八十岁高龄时撰写成书,名《本草蒙筌》。《本草蒙筌》是陈嘉谟用来教授弟子的本草讲稿,意为童蒙作也。筌者,取鱼具也,渔人得鱼由于筌。正如他在“自序”中写道:“予少业举子,寻以体弱多病,遂留意轩岐之术于凡三代以下诸名家,有裨卫生者,罔不遍阅精择之”,陈嘉谟特别重视本草学,说“不读《本草》,无以发《素》、《难》治病之玄机,是故《本草》也者,方药之根柢,医学之指南也”。

作者简介:

李时珍的具体做法是,纲:首标药物正名,大字书写(之下小字注明出处);目:下分8项(释名、集解、正误、修治、气味、主治、发明、附方)专题叙述。

《本草蒙筌》共十二卷,又名《撮要便览本草蒙筌》,是中医药学的重要文献著作之一。全书叙述了药性总论,收载了药物742味,系统地记述了各类药材的产地、收采、储藏、鉴别、炮制、性味、配伍、服法等。并按草(上、中、下)、谷、菜、果、石、兽、禽、虫、鱼、人十部分类,附有其本人之按语,其中447种药材还绘有药图。具有消食功能的鸡内金、行气止痛的青木香、止血散热的血余炭等特效药,均首见于该书,至今仍为中医临床上的常用药。陈嘉谟还十分强调了药物产地与药效的密切关系,说“地胜药灵”,推崇蕲州艾、绵黄芪、上党参、交趾桂、齐州半夏、华阴细辛、宁夏柴胡、甘肃枸杞、新安的白术、怀庆的山药与地黄等“道地药材”。他还认为虽为同一种药,但颜色、产地等不同,疗效也就存在差异,例如:术分苍白,白者能补,有敛汗之效,苍者有发汗之能;当归金沙js7799,有马尾当归与蚕头当归之分;芍药有赤白二种,赤芍能泻能散,白芍药能补能收;风寒咳嗽南五味为奇,虚损劳伤北五味最妙。该书内容不少是采用韵语对仗写成,不仅便于弟子及后学者记诵,而且对于后学临证用药提出了严谨的科学理论与用药方法。

  今年是明代杰出医药学家李时珍诞辰500周年。这位有“药圣”之称的古代医药学大家,与北京有些渊源。

释 名

《本草蒙筌》还对后代中药炮制的发展产生了较大影响,书中明确论述了对加入辅料炮制药物所起的作用,在介绍了历代名家经验的同时,遵古而不泥,提出了自己的独创与见解。更为可贵的是陈嘉谟第一次在理论上提出了中药的炮制原则及“火候”是中药炮制领域中核心的基础理论之一,首倡“紧火”的运用。他认为中药炮制是否得法,直接影响中药的临床疗效,故提出:“凡药制造贵在适中,不及则功效难求,太过则气味反失”。这些都是中药炮制方法分类的开始。

  据《李时珍传》载:明正德十三年五月廿六(公元1518年7月3日),李时珍生于湖北蕲州东门外瓦硝坝(今湖北省蕲春县蕲州镇),祖父是“铃医”,父亲也是当地名医。他继承家学,尤其重视本草的研究。明嘉靖三十年(1551年),李时珍因治好了富顺王朱厚焜儿子的病而医名大显,被武昌的楚王朱英裣聘为王府的“奉祠正”,兼管“良医所”事务,即主管王府的医疗保健。

此项内大字排列异名,各名之下小字注明出处,然后再述药名的含义等内容。

《本草蒙筌》由歙人许国作序,王肯堂校刊,于嘉靖四十四年(1565年)及万历元年(1573年)相继刊行,首刊比李时珍的《本草纲目》1590年问世早了整整25年,其一些宝贵经验被李时珍的《本草纲目》以及名医缪希雍(江苏常熟人)的《炮炙大法》全文辑入,不仅对我国的中医药事业产生了较大影响与促进,而且有几个不同的版本藏书于日本的杏雨书屋,对国外医药学的提高也起到了积极的推动作用。1935年,曹炳章先生重校并将其编入《中国医学大成》。北京中医药大学、中国中医科学院、北京图书馆、上海中华医学会等均藏有明代不同时期的《本草蒙筌》刻本。李时珍在《本草纲目》第一卷开头所列出自己曾经参考过的“历代诸家本草”书目中,陈嘉谟的《本草蒙筌》赫然在目。并且评价《本草蒙筌》“每品具气味、产采、治疗、方法,创成对语,以便记诵”。赞赏该书“间附陈氏己意于后,颇有发明,便于初学,名曰《蒙筌》,诚称其实”。陈嘉谟也因此书被称为古代新安著名的药物学家。

  明嘉靖三十八年(1559年),也就是李时珍41岁的时候,朝廷下了一道诏书,要在全国选拔一批有经验的医生,填补太医院的缺额。楚王见李时珍医术高超,便推荐他进京。李时珍也认为北京聚集了全国重要的医药书籍,还可看到更多名贵药材,对自己研究本草是一个极好的机会,于是接受了楚王的推荐,从武昌来到北京。

本草释名,首先从陶弘景开始,为本草释名奠定基础,但也存在一些缺点和失误,唐代苏敬等编纂的《新修本草》扩大释名范围,并纠正陶弘景的一些错谬。宋代的本草书较多,但大型的还是《开宝本草》《嘉祐本草》《证类本草》。这三部本草著作药物种类逐渐增多,引用文献资料更加丰富。尤其唐慎微在《证类本草》中引载有关本草释名的资料更多,本草释名有所发展,但未能形成系统,编著期间受到王安石《字说》的消极影响比较大。

  太医院地处大明门东侧,即现在的东交民巷西口路北附近,始建于明正统七年(1442年),设有院使、院判、御医、吏目等职。李时珍进入太医院后任院判之职,为正六品(另传担当御医,为正八品)。

李时珍开辟专项,大规模进行本草释名,在本草学术史上尚属首创。他不仅继承了先贤在本草释名上的优良传统,而且发挥自身深厚的学术功底,亲自考辨药物,采用名物训诂方法,如辨物订正、因字求义、因音求义等,确定了《本草纲目》所载药物的正名及出处,排列出绝大多数药物的异名及最早来源。众多的药名含义,经李时珍的探索和阐述,隐晦者获彰显,错谬者得纠正。如在第18卷“葎草”与“勒草”之辨,破解了本草界千年的疑问。类似例子举不胜举。

  李时珍任职不久,便发现太医院被一些庸医弄得乌烟瘴气,而当朝的嘉靖皇帝朱厚熜十分昏庸,一心想得到长生不老的仙丹药。太医院中的医官们为了迎合嘉靖皇帝,不仅从全国各地收集“仙方”和“丹方”,同时还翻遍了历代本草古籍,企图从中找到长生不老之药。有人说“久服水银,可长生不死”;有人说“炼食硫磺,可长肌肤益气力”;有人说“灵芝为仙草,久食可延年”。李时珍以自己对中医药的研究,断定这些都是无稽之谈。他诚恳地向嘉靖皇帝进言,请皇上别再服食丹药,嘉靖皇帝大为不满,从此李时珍在太医院受到多方排挤,有职无权。

《本草纲目》中,有好几种药名的确切含义李时珍也未知晓,如第12卷的巴?天,“释名”中便说:“名义殊不可晓”,第27卷蒲公英,说“名义未详”,第32卷吴茱萸,说“茱萸二字义未详”等,都如实注明。

  赋闲下来之后,李时珍正好有时间通览太医院所藏医书,并“借职务之便”经常出入药库、药房,认真仔细比较、鉴别全国各地的药材,特别是从中获得了大量民间的本草信息,看到了许多平时难以见到的药物标本,大大开阔了眼界。

李时珍也受到王安石《字说》的消极影响。在《本草纲目》中转引《字说》内容20余条,其实俱为穿凿字形、附会字义的“产品”。李时珍也将一些形声字当作会意字,轻说字形字义,便难免穿凿附会。另外,有些药名,并无多少道理可说,多是“约定俗成”的,或者是外域药品的音译,但李时珍总想找个说法,望文生义,其实未见得妥当。以上这些未妥和讹误与全书释名内容比较起来,仅为一小部分,瑕不遮瑜。

  此外,李时珍还寻访京城著名的药堂、药铺、医馆,向老先生请教医术、学习药理知识。鹤年堂是元末明初医学养生大家丁鹤年创建的药堂。李时珍久闻其名,便慕名寻访。此时鹤年堂的掌门人是第六代传人曹永利,他见李时珍一连多日到此虚心请教,便给予帮助。因二人同好本草,不久便成为挚友。

李时珍对本草名物训诂的贡献巨大,具有承前启后的作用。

  当他得知李时珍要编纂一部医药专著后,更是热情相助,不但帮他查找各种珍贵稀少药材,还破例让李时珍抄录鹤年堂的药藏名录、施药典例和留传下来的古方、偏方、秘方。很快,李时珍识得上千种中药饮片,学会了鉴别、筛选、炮制丸散膏丹技术。曹永利还将鹤年堂所珍藏的医书、药典借给李时珍,李时珍如获至宝,挑灯夜读,并抄录部分经典章节。经曹永利引荐,李时珍结识了京城几位颇有名气的郎中,虚心向他们请教,由此对望、闻、问、切的诊断方法和阴阳五行八纲的基本理论有了更深入的了解,并学习了多种疑难杂症的诊断、选方、谴药。

集 解

  据说李时珍在京期间,还到西山一带采集过草药标本,如苍术、桔梗、白芷、茵陈、草参、茜草、连翘、黄芩、金银花等,并结识了当地的名医,相互切磋医术。

新设这个专项,主要是记述药物的品种来源、产地、生态环境、形状、生长过程、采收等多方面的内容,甚为丰富。

  李时珍在京城任职一年后,感到太医院实在不宜久留,便托病向院使提出辞职,回乡修编本草之书。不久,他的辞呈得到批准,于是他打点行装,返回蕲州。走时,他将自己从鹤年堂抄录的药方和在西山采集的多种草药标本一并带回了故乡。

历代本草书都做过这方面的工作,而且唐代《新修本草》及宋代《嘉祐本草》在编纂时还组织过全国药物大普查,将药物绘画并配以文字说明上报、汇总,积累了大量有关资料。李时珍将相关的论述都摘录、汇集到“集解”中,遇到错、乱的问题,则进行评议,破惑解疑。

admin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