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子癣方

手足癣系指指(趾)及掌、跖面皮肤的浅部真菌感染。病原菌多为红色毛癣菌、絮状表皮癣茵及须毛癣菌。多为间接感染,如用公共浴盆及拖鞋。临床分为疱型、鳞屑角化型、浸渍型。初起见成群或散在的针头大水疱,不易破裂,干燥后疱顶表皮脱落,形成环状鳞屑,新的损害相继出现,互相融合,形成多环状等,即为水疱型。以脱屑,角质增厚,皮肤粗糙干燥为主要表现者,即为鳞屑角化型。指(趾)间皮肤浸渍发白,常因剧痒搔抓摩擦后而引起表皮擦烂,露出潮红糜面等,即为浸渍型。

湿疹是由内外因素引起的一种急性或慢性皮肤炎症。皮损以 
丘疱疹为主的多形性损害,有渗出倾向,常反复发作多年不愈。病因比较复杂,常常难以确定。临床表观多种多样,按炎症情况可分 
为急性(红斑、丘疹、水疱、红肿、渗出、糜烂、结痂)、慢性(皮肤呈褐 
红色浸润、肥厚、皲裂、鳞屑或有苔藓样改变、脱屑性片块等)和亚  急性三种。

体癣系指发生在光滑皮肤的浅表癣菌感染,邻近生殖器和肛门的体癣又称股癣。主要由红色毛癣菌、石膏样毛癣菌、絮状表皮癣菌引起。皮损多为圆形或类圆形红斑;可呈环形、多环形、丘疹型、湿疹型、疱疹型皮疹,大小不等;中央常自愈,周边呈活动性,有炎性丘疹、水泡、痂及鳞屑,边界清楚。可发生于头面部、四肢及躯干,自觉瘙痒。股癣发生在双侧大腿根部及臀股部,可单侧发病。

西医常针对不同临床类型采用相应的外治方法,内服药主要有酮康唑等。

西医对本病主要以外治方法为主。

西医局部治疗可用克霉唑霜、益康唑等,全身治疗可口服酮康唑等。

中医对手癣有“鹅掌风”,足癣“脚湿气”之称。认为多系外受风毒,内为血燥,凝集皮肤而致。治以清热利湿解毒等内治、外用结合为基本方法。下述诸方,可供临床参考选用。

中医称之为“湿癣”、“湿疮”、“浸淫疮”等。认为多由风湿热或 
血虚、脾虚复受风邪、寒湿等所致。其治疗急性宜清热利湿,佐以 
凉血;亚急性宜健脾利湿,佐以清热;慢性宜健脾燥湿,养血润肤。 
下述诸方,可供临床参考选用。

中医对本病有“圈癣”、“钱癣”之称,认为多由湿热内蕴,熏蒸皮肤,复感虫毒所致。治以清利湿热,解毒杀虫为主。下述诸方,可供临床参考选用。

1.愈癣洗剂

1.苦蛇矾椒液

1.三白草癣水

大蒜茎200g,枯矾、桃仁各20g,川椒、苦参、青木香各30g。将上药以大纱布包好,放入盆内,加水适量,置火上煮沸,晾温后取出药渣,将患足放药液中,浸泡30分钟。每日1次,1周为1个疗程。

苦参、蛇床子、白矾各30g,川椒10g。每日1剂,水煎取汁蘸洗患处。

白矾、白花丹(鲜品)各30g,辣蓼(鲜品)、大飞扬(鲜品)各60g,百部(鲜品)120g。将上药切碎,人30%白醋500ml中浸泡7天,过滤备用。用时每日2~3次外涂患处。

本方有清热燥湿杀虫之功。有报道运用其治疗足癣100例,结果痊愈59例,有效38例,无效3例。

本方有燥湿止痒之功。有报道运用其治疗湿疹104例,结果:3剂痊愈者38例,4~8剂痊愈者58例;好转8例。

本方有杀虫,解毒,止痒之功。有报道运用其治疗体癣46例,股癣90例,手足癣53例,结果痊愈161例,显效22例,好转6例。

2.四子洗剂

2.嫩树皮洗剂

2.复方香连液

大枫子、川楝子、蛇床子、地肤子、苦参、金沙js7799,黄柏、土槿皮、白矾各30g。加水适量,煎后滤渣,倾入盆中,待稍温,浸泡患处,每次30~40分钟,每天2次,2天1剂。

桃树嫩皮、花椒树皮各100g,苦楝树嫩皮90g,白鲜皮、苦参、葛根各60g。上药水煎取汁,加入硫黄3g,明矾30g外洗患处。每日1次,5日1剂,10天为1疗程。

丁香12g,藿香、大黄各30g,黄连、龙胆草、枯矾、薄荷各15g,冰片1g。每日1剂,水煎取汁外洗浸泡患处15~30分钟。

本方有除湿止痒之功。有报道运用其治疗手足癣56例,结果痊愈47例,显效9例。且发现浸泡时间越长,效果越显著,对水疱型、糜烂型疗效尤佳。

本方有燥湿止痒杀虫之功。有报道运用其治疗湿疹34例,用药6~10天后,痊愈33例,好转1例。

本方有清热燥湿,杀虫止痒之功。有报道运用其治疗股癣及外阴念珠菌病198例,结果痊愈率为86%,有效率为98%。

admin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