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js7799美成功移植首例“始终在呼吸的肺”

原标题:paragonix成功推出其舍帕卡心脏转运系统的一系列临床应用

美成功移植首例“始终在呼吸的肺”

3月29日,车牌号为粤A808NN的救护车上,一颗心脏牵动着无数人的心。在珠海、中山、佛山、广州4地交警接力护航下,这颗来自珠海捐献者的心脏,仅用时90分钟,便从珠海送达广州,为危重心肌病患者钟阿姨带来新生。

位于波士顿的商业级医疗器械公司Paragonix Technologies,Inc
.今天宣布,Paragonix sherpak心脏转运系统( CTS
)在波士顿一家领先的医院以及美国和欧洲其他世界知名的移植中心获得了一系列成功的临床应用。Paragonix
sherpack
CTS用于运送供体心脏,目的是移植到受体患者体内。该装置将创新的冷却技术与安全、一致的供体器官冷缺血储存和运输方法相结合。实时报告保存温度允许连续监测供体心脏的运输条件;传输完成后,这些数据被下载到支持蓝牙的设备上,以便保存记录并在移植团队中共享。

据物理学家组织网11月28日报道,11月中旬,美国加州大学肺移植团队成功完成了首例“始终在呼吸的肺”的移植。一名57岁的肺间质纤维化患者历经7小时的手术后接受了两个新肺,目前正在康复中。

为何运送心脏还需要交警护航?心脏摘下来后怎样保持活力?心脏移植手术又是如何做的?记者采访了知名心脏移植专家、广东省人民医院心外科成人二区主任黄劲松教授。2018年,黄劲松团队完成了40多例心脏移植手术,在全国心脏移植中心排名第三,仅次于北京阜外医院和武汉协和医院。

最近,Paragonix sherpak CTS在波士顿麻萨诸塞州综合医院( MGH
)进行了第一系列临床应用,用于供体心脏运输和保存。

这种开创性移植技术使用了一种实验性的器官保存设备——器官护理系统,该设备可使供体肺在体外运输过程中保持机能,并以接近生理状态的方式进行“呼吸”。而此前,需要移植的供体肺均是在冰盒内以无机能、无呼吸状态下进行运输。

南方日报记者 李秀婷 通讯员 张蓝溪 策划统筹:李江萍

MGH心脏移植外科主任David
dalessandro说:「捐献心脏的处理、包装和运送是移植过程的关键部分。」“我们一直在寻找新的方法来改善对捐赠者心脏的保存和监测,目的是不断改善患者的预后。”

利用OCS系统,肺部从捐赠者体内摘取并被放入高科技OCS盒后,会立刻复原成一种温暖的、会呼吸的状态,冰盒内则灌注了氧气,并辅以包装好的红血细胞。OCS设备还配备了显示器,可监测供体肺在运输过程中的机能。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医学院心胸外科主任兼心肺移植项目负责人阿巴斯:阿德哈里博士表示,肺是很敏感的,在捐赠过程中很容易损坏。冷藏方法不允许供体肺在移植前进行复原,但此项创新性的“始终在呼吸肺”技术,使人们能够在供体肺被植入受者体内之前潜在地提高肺的机能。

要“换心”应及早考虑

Paragonix sherpack CTS (

%的临床使用中心报告了paragix sherpak CTS的易用性和直观性。

除可改善供体肺功能外,该技术还可帮助移植团队更好地评估供体肺,因为器官可在设备内进行较长时间的测试。此外,由于可更安全地运送更长距离,该技术也有助于扩大捐助库。

一边是供体缺乏一边是心源被大量浪费

Paragonix公司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比尔·埃德尔曼评论说:“我们非常高兴与MGH和其他人合作,在临床上使用Paragonix
sherpak心脏转运系统。自2018年4月paragix
sherpak心脏运输系统投入商业运营以来,我们为支持超过25个世界知名的移植中心而感到自豪,我们预计年底前将增加类似的数量。我们的有效产品实施计划,加上针对每个移植中心量身定制的各种临床支持工具,使paragix
sherpak心脏转运系统得到了持续的临床应用:所有最初评估paragix
sherpak心脏转运系统的中心都承诺继续测试正在进行的心脏恢复和供体心脏转运。”

OCS系统由TransMedics公司开发,目前正在进行国际化、多中心的第二阶段临床试验。该试验的目的是对使用OCS技术与标准冷藏方法运输供体肺进行比较研究。该试验目前也正在欧洲、澳大利亚和加拿大的肺移植中心同步进行,并随机招募了264名患者。

“不管是冠心病、先心病、扩心病还是瓣膜病,只要心功能评估为终末期心衰,预期寿命少于半年到1年,都可以考虑心脏移植。”黄劲松建议,最好是心脏功能没有影响到其他器官功能的时候,就尽早做决定。

物理学家组织网相关报道

他最近的不少患者,来的时候就已经因心衰而出现肾衰、腹水等危重状况。这个时候患者上COTRS登记申请心源,就只能标记为紧急状态。

贴出:设备/技术新闻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找到合适匹配的供体很难。相比起肝肾等器官移植,用于移植的心脏供体要求更为严格。“心脏的配型有很多位点,重复的位点越多,远期的效果越好。”黄劲松说。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不过,病人是否“等得起”是最关键的,危急情况下,没那么完美匹配的心源也会使用。因此,患者在心功能稳定时及早登记等待,等到最合适心源的机会就更大。

责任编辑:

黄劲松介绍,心死亡捐献的情况下,如果没有良好的保护技术,供体心脏将不可用。脑死亡捐献的比例越高,心肺来源就会更加充足。目前我国的器官捐献约有40%属于心死亡,脑死亡占60%,“虽然进步明显,但与国际仍有较大差距”。

但心脏供体不足的同时,也有大量的心源被浪费。前不久,原卫生部副部长、中国人体器官捐献与移植委员会主委黄洁夫就指出,2018年,全国共有6000多例捐献,只做了490例心脏移植,404例肺移植。

这是因为,相比肝肾移植,目前国内具有心脏移植资质的医院和医生并不多,导致心脏移植手术例数偏少,捐献的心脏利用率低。“一个有经验的外科医生需要5年左右的培养,才能成为好的器官移植医生。我们还需要耐心等待培养更多的心移植、肺移植医生。”黄洁夫说。

转运心脏要与时间赛跑:

心脏最多耐受“冷缺血”6—8个小时

心脏血流中断后,心肌因缺血会受到损害。黄劲松介绍,心脏耐受“冷缺血”时间不能超过6—8个小时。缺血时间越长,器官质量及受者术后效果越差。因此器官分配还需要考虑就近的原则,越近越好,最好就是在本院进行。

去年,省医40例心脏移植中,大部分供体是方圆10公里范围内获取,缺血时间短,供心质量高。但也有部分供体来自距离较远的珠海、湛江,甚至广西、杭州、北京、天津等地。长距离的心脏转运,是一场争分夺秒与时间的赛跑。其中最惊险的一次,供体来自北京。

“早上5时在北京获取心脏之后,我们立即出发赶最早六点半飞广州的航班,到达医院已经是11点多。手术时我们缝得很快,花费的时间非常短。”黄劲松说,当心脏重新跳动,“冷缺血”时间为7.5小时。

运送途中,心脏将如何保存?当心脏还在供体身上跳动的时候,医生就会从冠状动脉往心脏里灌注一种心肌保护液,让心脏停止搏动。心肌保护液冲洗干净心脏里的所有血液,并逐渐充满了冠脉和心肌时,医生再摘取心脏。

心脏取出来后,会浸泡在几层充满了保护液的塑料袋里,放进一个可以手提的保温冰箱,冰箱里还会放上冰块。转运路途中,心脏一直浸泡在保护液中,处于“冷缺血”的状态,保护液能让心脏维持最小的损伤。

2017年7月,中山大学附属第一医院何晓顺教授团队成功实施全球首例“无缺血”肝移植手术;2018年4月9日,该团队又实施了全球首例“无缺血”肾移植。“无缺血”是指,肝脏、肾脏在供者体内及获取、移植整个过程中始终持续保持血流灌注,避免了器官获取后的血流中断、器官冷保存以及植入后再灌注带来的严重损伤,能大大改善移植患者的远期预后。

如今,心脏的转运也可以做到“无缺血”。黄劲松介绍,五六年前,英国推出了一种“无缺血”的器官转运系统,可以维持供体心脏转运过程中血流灌注的状态。医生在心跳不停止的情况下摘取心脏,在用来转运的箱子里,有一个循环泵,源源不断泵出经过氧合的血液,维持着心脏的跳动。黄劲松介绍,这一系统可以用于长距离器官转运。但目前,因为费用很高,这一技术在国内还未开始应用。此外,要做手术时,医生还是要用心肌保护液把心脏灌停,在停跳的状态下把心脏缝上去。如果手术时心脏仍在跳动,就会有空气进入冠脉,可能引发心肌梗塞。

手术室内发生了什么?

当血液重新流入心脏即开始生命的搏动

admin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