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梁名医–傅青主

傅青主集文学家、书画家、医学家于一身,但他自己对医学方面的造诣更为看重。他曾对友人说:“吾书不如吾画,吾画不如吾医。”其实,傅青主的书法造诣极高,他为晋祠“齐年古柏”所作的“晋源之柏第一章”的书题,风格遒劲,气势磅礴,被誉为晋祠三绝之一。傅青主也很擅长绘画,他画的山水画“丘壑磊落,以骨胜”,画的墨竹也气势不凡。傅青主之所以称“吾书不如吾画,吾画不如吾医”,一方面当是对自己书法与绘画水平的自谦,一方面也表达了他对医学的偏重。

古语云,不为良相,便为良医。明朝末年,奸佞当道,他怀有医国之志却报国无门,到了清朝,他又不屑臣服满人,为反清复明耗尽了自己半生的心血。其实,良医自古有之,傅青主给我们留下的,不仅仅只是几本薄薄的医书。傅青主的人格魅力,才是他最吸引人的地方,这也是我认为他是“医之大者”的原因。他老年时候,隐居起来不喜欢与官场的人来往,吃的是粗茶淡饭,专心撰写《傅青主女科》,靠进山采药卖药为生,闲暇时会画几幅画,写几幅书法,就算面对康熙皇帝的威逼利诱亦岿然不动。更难能可贵的是,他为了让《傅青主女科》流传下去造福更多的人,怕清廷因为自己的身份而不让医著流传,竟要把自己的心血之作托名他人出版,放弃流芳千古的机会。别说是今天,自古算起,像这样一心为公、不计名利的人又有几个?

anyway,刚买了一本傅山评传,晦涩难读,希望自己未来能写一部关于青主的小说。

傅青主与儿子傅眉感情深厚,令人感动。傅青主27岁时,其妻不幸去世。当时,他的儿子年仅5岁。他发誓不再娶妻,与儿子相依为命,艰苦度日。他时常与儿子同乘一车,外出采药卖药。晚上,父子二人围坐在灯下,父亲就为儿子讲授文学、医理。后来,傅眉也精通了文学和医学。在傅青主流离在外和隐居的生涯中,傅眉一直相伴在他的身边。在隐居晋祠期间,傅青主与傅眉都喜欢在晋祠的“齐年古柏”之下散步。傅青主为齐年古柏书写了“晋源之柏第一章”的题字,表达了他对古柏的喜爱。傅眉则写了一首《古柏歌》:“左柏右柏幽影寒,客子徘徊于其间;右柏左柏幽影淡

傅青主“一心赴救,无作功夫形迹之心”,真真正正地为患者考虑。书中记载,他为刘氏诊治母女时,因为刘家女儿的病情危急,傅青主和儿子没有回家,但是又不想麻烦刘家人,于是告诉他们一家自己去附近的悦来旅店住,如果病人情况有变化,及时通知他。他和儿子来到旅店的时候,旅店已经关门了,而且发现身上没有带住店的银两。儿子傅眉提议去找家庙宇借宿一晚,可傅青主说,已经与病人约好了,万一晚上病人病情变化,家属来旅店找他们,找不到可就耽误病情了。当时已是深秋,两人就在旅店的门口冻了一夜。第二天去刘家复诊的时候,他对自己露宿街头的事只字未提。从这件事就可以看出,傅青主处处为病人着想。他的日常生活是靠采药去卖来维持的,有时候还要靠朋友周济。就是这样一位生活并不宽裕的人,悬壶济世不收诊金。我深感,傅青主不仅仅是“侠之大者”,更是为国为民的“医之大者”,一位医德高尚的“医之大者”。

傅山(1607-1684)明清之际思想家、书法家。初名鼎臣,字青竹,改字青主,又有真山、浊翁、石人等别名,汉族,山西太原人。明诸生。明亡为道士,隐居土室养母。康熙中举鸿博,屡辞不得免,至京,称老病,不试而归。顾炎武极服其志节。于学无所不通,经史之外,兼通先秦诸子,又长于书画医学。著有《霜红龛集》等。他是著名的学者,哲学、医学、儒学、佛学、诗歌、书法、绘画、金石、武术、考据等无所不通。他被认为是明末清初保持民族气节的典范人物。傅青主与顾炎武、黄宗羲、王夫之、李颙、颜元一起被梁启超称为“清初六大师”。著有《傅青主女科》、《傅青主男科》等传世之作,在当时有“医圣”之名。

傅青主出生于医学世家,祖辈通晓医学。明末清初,连年战乱,致使疫病流行,民间缺医少药,死人难以计数。他亲睹了这样的悲惨情景,决心做一个治病救人的良医。由于他有良好的文化基础,又自幼受到家庭的熏陶,经过几年的潜心研修,就精通了医理。在外出游历期间,他还向许多医家和懂医的道士学习,并广泛搜集药方,以医济世。他曾在太原三桥街设立“卫生馆”,医名远扬四方。傅青主不仅医术高超,而且医德高尚。贫穷病人请他看病,哪怕是山高路远,他也立即出诊,而且不要酬金,还免费送药。

读完《传奇傅青主》,掩卷沉思,确实唯有“传奇”二字能形容这位“侠之大者”
“医之大者”的一生。我会在以后的学医道路上以他为榜样,为传承岐黄之术尽一份力;我会在将来的医生生涯里以他为榜样,为病人减轻病痛尽一份心力。与这位“医之大者”结缘,令我人生获益匪浅。

尽管如此,我还是深深地为头脑着迷,迷这个名字,迷傅青主。

书中的方剂,大多由他自己创制。譬如,将带下病分为5种类型,脾虚湿重的用完带汤,肝经湿热的用加减逍遥散,肾火盛而脾虚形成下焦湿热的用易黄汤,肝经脾湿而下溢的用清肝止淋汤。纵观全书,书中主要抓住了肝、肾、脾的相互关系,对妇科疾病进行调治,处方较为切合临床实用,因而颇受后世医家推崇。傅青主以《傅青主女科》一书闻名于世,但实际上,他的医学造诣是很全面的,并非只精于妇科。故有“医圣”之称。

傅青主是位侠客,金庸老先生对侠客的最高定义是:“侠之大者,为国为民。”傅青主是配得上“侠之大者”这个称号的,伏阙鸣冤,带领山西学子历尽艰苦为自己的恩师平反昭雪,大明王朝倾覆之后,作为朱衣道人的他,为反清复明奔走,他至死都忠于他的大明朝。这样的忠义之士,怎能配不上“侠之大者”的称号?

晦明为寻金石打剑,下山来到沙漠,看到一个人已经癫狂,掷剑而走,昏倒在地。这人就是傅青主。他是刑部刽子手,杀人无数。晦明捡起剑,只见剑身很长,上有很多血痕和缺口,戾气很重。他拿这剑去找傅青主,看到傅青主倒在沙漠中,身上有官服,他救了傅青主,二人没有讲什么话,晦明把剑修好,还给傅青主。

傅青主(1607-1684),名傅山,字青竹,后改字青主,山西阳曲人,是明末清初著名的医学家。著有《傅青主女科》、《傅青主男科》等传世之作,在当时有“医圣”之名。

第一次接触到傅青主这个名字,是在一部名叫《七剑下天山》的电视剧里,当时只知道他是一位快意恩仇仗剑天涯的侠客。后来进入了上海中医药大学,读了《传奇傅青主》,才了解到,他不只是一位反清复明的侠客,还是一位医学家、文学家、画家,我对他的看法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

傅青主的佩剑:莫问

在傅青主留下的遗著中,尤以《傅青主女科》最为知名。《傅青主女科》是一部颇有建树的妇科专著,其内容体例及所用方药,与其它妇科书都大不相同。全书分为:带下、血崩、鬼胎、调经、种子、妊娠、小产、难产、正产、产后等。每一病分为几个类型,每一类型先有理论,后列方药。在论述中,先叙述一般人对这个病症的理解,然后提出自己的意见,加以辨析。例如对血崩后昏晕的病例,作出如下辨析:“夫人有一时血崩,两目昏暗,昏晕在地,不醒人事者,人莫不为火盛动血也。然此火非实火,乃虚火耳”。

同时,傅青主又是一名医家,他自小就开始读医书,经历爱妻去世、大明江山易主之后,他出家拜师学医,精研女科,而且为人诊治从不收诊金,有时还赠送财物为患者做药资。就像孙思邈在《大医精诚》里说的那样:“若有疾厄来求救者,不得问其贵贱贫富,长幼妍媸,怨亲善友,华夷愚智,普同一等,皆如至亲之想。”

“莫问”是乌黑的。它的感觉是剑气,剑风能伤人,如汽枪。空气中有飞尘、有雨的话,“莫问”剑就更厉害。

|<< << < 1;)
2
>
>>
>>|

想想现在,医患关系日益激化,肯悉心为病人诊治不求回报的医生还有吗?我们刚刚踏入医学这条道路,应该向傅青主学习,精研医术,坚守内心,像孙思邈说的那样,大医精诚,将来做一位有着高尚医德的好医生。

-摘自百科

明朝末年,官场腐败丛生。傅青主为人正直,不愿阿谀权贵。他愤然放弃举业,专心研究学问,博览群书,终日手不释卷。1644年,明朝灭亡。傅青主信守民族气节,换上道士服,隐居在深山土穴之中,和母亲、儿子一起,过着坎樵采药的生活。外出时,他总是身穿朱红色的外衣,以示不忘“朱”明之意。他曾写过一副对联:“日上山红,赤县灵金三剑动;月来水白,真人心印一珠明。”此联首字为“日”、“月”,合为“明”字,表达了傅青主反清复明的思想。这副对联至今仍挂在晋祠云陶洞的洞门上。

我眼中的青主

admin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