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华长庚医院探路住院医务卫生职员规范化培养和磨炼

原标题:不忘初心,立德树人——北京清华长庚医院召开2018年临床教师座谈会

优质医师从哪儿来?

未来医院什么样

临床教师座谈会

清华长庚医院探路住院医师规范化培训

——北京首家“医管分治”公立医院改革的样本解剖

9月10日,在第34个教师节来临之际,清华大学附属北京清华长庚医院召开2018年临床教师座谈会。院党委书记周月红,院党委委员、医教会副主席叶京英出席,部分教授、博导和各科部的教学专责、骨干师资代表,以及科教处、医政组、人资组等负责人参加了座谈。座谈会由院党委副书记、科教处处长王克霞主持。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2014-6-13 刘涌 戴文静 郑晓玲

来源:光明日报 2014-12-1 邓晖 田雅婷

图片 1

  李石增吸引了现场很多人的关注,大家都想从这位拥有“行政长”头衔的台湾长庚纪念医院高管那里获得更多有关长庚的奥秘。

编者按

图片 2

  在中国大陆医疗健康产业高速发展的这十几年,碍于政策制度上的问题,台湾长庚纪念医院尽管在大陆城市的办医进展似乎并不是那么顺利,但却几乎一直是众多公立医院和卫生行政部门学习的一个标杆。

  “看病难”“看病贵”久治不愈的今天,任何关于医疗改革的消息,总能刺激公众神经。11月29日,本报头版第一时间报道了北京首家“医管分治”医院北京清华长庚医院正式接诊运营的消息,其中关于该院医管分工、“先看诊后缴挂号费”等探索公立医院管理新模式的做法引人注意。在新医改的背景下,这些改革将带给患者什么样的看诊体验?背后又需要什么样的制度支撑?记者以体验式暗访和深度专访的形式为您一探究竟。

目前,医院已获批七个国家住院医师规范化培训基地,两个专科医师规范化培训试点基地,同时承担清华大学临床医学研究生的教学任务。2018年医院立项国家级等各级继续医学教育项目共计113项,开展了中青年教师理论授课比赛、病历书写比赛、“三基三严”培训与考核等一系列提升教育教学质量的创新项目。会上,大家以加强师资队伍建设、夯实人才培养基础、提高教育教学管理水平、培育教学文化为主题,围绕住院医师规范化培训基地建设、住院-专科医师一体化培训体系建设、临床医学研究生培养、师资队伍建设等畅所欲言,献计献策,气氛热烈。

  当大陆开始明确摸索建立住院医师规范化培训制度,并制定了具体的时间表之后,长庚模式再次成为大陆参考的一个重要范例。

  “这将为深化公立医院改革提供有益的经验和探索。”11月28日,在北京首家“医管分治”医院——清华长庚医院的开业仪式上,北京市医院管理局局长封国生对其寄予厚望。

周月红在总结时指出,作为清华大学的附属教学医院,教育教学工作是清华长庚的重要职能。人才培养是医院永续发展的根基,要大力加强师资队伍建设,健全完善教育教学体系,营造全员育人的文化和氛围,走高质量内涵式发展之路。周月红强调,教书育人、立德树人是教育的根本和初心,我们要不忘初心,主动对接清华大学“双一流”建设,为清华临床医学发展做出积极贡献。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长庚的特点是,在医院成立之后才有医学院的。”李石增说,“为什么?因为刚开始的时候,长庚就明确目标要提供好的优质的医疗服务。而时间长了我们清楚的意识到,没有教育训练,这种优质的医疗服务是没办法延续的。”

  大医院人满为患、夜里挂号白天看病、挤破头见到医生却说不了两句话就被打发了。在“看病难”日益严峻的今天,北京清华长庚医院瞄准的是哪些沉疴?又将以什么样的改革举措破冰?针对这些问题,本报记者专访了北京清华长庚医院执行院长董家鸿、清华大学副秘书长王志华,解构未来医院什么样。

责任编辑:

  不过很快,关于长庚模式的参考和借鉴将被付诸实施。2014年内正式开业的清华长庚医院,将全面借鉴长庚模式。

“医管分工合治”破解“医而优则仕”

  “构建卓越的住院-专科医师培训体系是清华长庚未来发展的基石。”在6月8日举行的2014清华长庚医学教育研讨会上,清华长庚医院教授董家鸿说,“通过前期的研讨论证以及立足国情,我们计划全面引入台湾长庚模式,建立一体化的医师培训模式。”

  以“北京清华长庚医院”为题在网上进行搜索,前三页新闻中都带着这样一个标签,“首家医管分治医院”。与此前呼声颇高的“医院院长职业化”相比,这个参考台湾长庚医院集团医管分治模式的运营体系因为在“医而优则仕”的制度顽疾上“动刀”动得更彻底而备受瞩目。

  但一切还都在摸索之中,比如清华长庚希望引入的长庚模式就会遇到与大陆地区将要建立的住院医师规范化培训制度兼容的问题。即便是在七部委出台的关于住院医师培训的文件本身,也列出了若干需要解决的问题,比如住院医师规范化培训与医学硕士专业学位的衔接问题等。

  一份中国医院协会此前公布的“中国医院院长职业培训情况调研”结果显示,我国医院管理人员多为“医而优则仕”,参与调查的全国145家医院的医院管理者中,高达58.2%的专业背景为临床医学,有管理学专业背景的仅为21.5%。不少专家既要做业务,又要搞管理,疲于奔命,甚至有些人视手中的权力为获取技术职业资源的助推器。

  更重要的问题是,如何调动医生、医学生积极响应这项新制度的积极性。

  “有的医生当着当着,有成绩了就跑去当处长、甚至当院长。而国家培养一名优秀的专业医生要多长时间?十几年,甚至是二十几年。”董家鸿认为,医管分治是将医生解放出来,把时间还给病患的制度起点。

  事实上,在清华长庚研讨会的现场,很多国内公立医院的管理人员向李石增讨教的一个主要问题是:如何让医生在已经很繁忙的工作之外,还能尽心尽力的去培养住院医师。而对于医学生而言,对医生职业热情已然下降的情况下,更加严苛和漫长的培训制度是否能够带来一个更好的未来,也不无更多的疑虑。

  那么,医管究竟如何分工,又如何合治?

  2015年,住院医师规范化培训将全面启动,探索刚刚开始。

  “这是一个A型结构,以院长、科室主任为代表的医务专业人员,致力于提升医疗服务水平、医学教育及研究;以执行长与行政部门主管为代表的专业化管理团队,负责推动管理制度和管理流程优化,提高医院运行效率。”由清华大学派出的清华长庚医院总执行长王志华将自己及团队的职责定位于“幕僚”,而由行政团队负责各项制度的考察和制定,并针对问题提供意见和改善方案,不仅有利于解放院长和科室主任,使其专心医院和学科发展,也有助于提高医院精细化管理水平。

清华全面引入长庚一体化模式

告别“散养”,建立医师培训标准体系

培训体系包括教学规划管理机构、专科培训计划、师资培训计划和考核评价体系

  看病难,一定程度上其实是“看好医生难”。三甲医院人满为患,绝大部分是冲着其医术高超的“名医”而来。但现实的尴尬却在于,面对如此紧缺的优秀医务人才,我国至今都没有一套标准的住院医生培养体系。

  从名字上就可以看出两家医院之间的密切联系。

  “如何培养优秀的临床医师,各医院都自成一套。甚至有好多处于‘散养’状态,碰到好师傅就成长得快些,碰不到就只能自己摸索。而这样的培养模式导致的最直接后果就是医生素质参差不齐。”董家鸿说。

  北京清华长庚医院,是整整十年前,台湾长庚纪念医院的创办人王永庆向清华大学捐赠的。台方负责医院硬件的全部建设,清华大学则负责土地、外围配套和人员队伍组建等。

  近日,教育部、国家卫计委等六部委联合颁布了《关于医教协同深化临床医学人才培养改革的意见》,明确提出“到2015年全面启动住院医师规范化培训”“到2020年基本建立专科医师规范化培训制度”。

  作为双方合作更为实质性的内涵,建成后的清华长庚医院将全面借鉴台湾长庚的理念和模式。这其中的一个重要部分,就是住院-专科医师的一体化培训模式。

  与之相比,清华长庚的改革已经先人一步,这也是对清华大学刚刚通过的综合改革方案中“创新住院医师培训体系”的呼应。

  “实际上,大陆这边跟台湾还是有不同的地方,有特别的需求,没办法完全移植。”李石增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现在面临的下一个工作就是,把台湾体系当中好的部分借鉴过来,使它更适合大陆这边的需求。”

  董家鸿介绍,清华长庚将构建住院医生和专科医生一体化的培养模式,“一个医学毕业生进入医院后将按专业分别进行3~7年不同时间的培训,住院医师在确定研究方向后将依次进行三个阶段的培训,包括以培养基础医学知识和基本临床技能为主的通科培训,为期1~2.5年;以专科为基础的相关临床知识与技能培训的培训,为期1~2年;专科临床知识与技能培训,为期1~4年。医师经过上述一体化的培训合格之后成为专科医师,然后接续进行以知识与技能更新为主的继续医学教育”。

admin

网站地图xml地图